她弃广告入新闻界,一待就是近27年:以前是新闻带领社会,现在

2020-07-01 阅读633 点赞796

Text:Julian Kan

萤幕上的方念华总是端庄持重,语调坚定却温柔,脸上的淡淡笑容予人一股温暖的安心感受,丝毫没有任何因专业所产生的遥远距离感。她用自己特有的感性风格,或者娓娓道出一天之中的世界大事,或者与来宾发生温馨的交会,丰富了无数观众的视野。卸下记者、主播、或主持人身分的方念华依旧是节目里的那个人,但笑容更多、话语更调皮、态度更亲和。

事实上,这是方念华第一次为杂誌拍照,聪颖的她很快便抓住窍门,任由摄影师捕捉她的美丽瞬间,而採访的过程则宛如朋友之间的闲话家常,甚至经常因尽兴而离了题,「有朋友说我非常活泼、像青春期的女生,我想,我心里住了一个小女孩,不大理会社会制约这件事。」她笑呵呵地回答。

因一场乌龙,一脚踏入了新闻界

入新闻界近27载,方念华今年终于因《TVBS看板人物》勇夺金钟奖教育文化节目主持人奖,得奖感言中向家人说的那一段话尤其令人动容:「这幺多年我从来没有在一个母亲或者伴侣的角色上,像我对工作那样企图拿到高分,我希望我还有机会弥补,有一天你们也能够给我一个奖。」得奖当然高兴,她的好友兼前辈李四端还帮她办了一场金钟宴;「四端兄告诉我,得奖后不妨放轻鬆、享受工作,而且,我们带给大家好节目,没有亏欠社会。」

不过,她入行的初始,竟是一桩失误所造成。「政大新闻系有分组,我选的是广告组,毕业后在广告公司当AE。」她说,「有一回,我很粗心地搞了一个大乌龙─把客户几个月的预算全部排在一个月里,虽然老闆和客户都很宽容,但我自觉没脸继续待下去,只想赶快离开另谋出路,真的太丢脸了。」

碰巧,台视新闻部招考新人,有个在台视担任助理导播的好朋友力劝她报考;由于亟欲换环境,她便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前往,结果雀屏中选。假使当年不曾发生那件失误,她的人生或许大不相同。

起初,方念华被分派跑立法院的线,新鲜有趣的过程颇符合她对这分工作的期待;「那时的立法院已经出现许多冲撞,本质上是男性的天下,陈水扁、卢修一都是当时的立委。」渐渐的,她的光芒被看见,工作也从跑线、偶尔报气象、变成播报台上的主播;「我还记得,我们的化妆、服装都靠自己张罗,还经常跑到四楼,请杨丽花歌仔戏团的姊妹帮忙化妆,直到我快离开台视,公司才请了梅林帮大家上课,加强这一块。」

心柔软了,世界更辽阔

在公视待了一小段时间,方念华被TVBS延揽,开启了事业的另一波高峰;「那个时期的我真的比较tough,毕竟,节目的收视率好,成王败寇,所以所有人都说你是对的,我也不曾怀疑自己。后来我才知道,眼睛看到的和心头理解的,是完全不同的事情。因为这样,我错过或漏失了一些选择。这几年,因为私人生活领域的不太顺遂,我变柔软,然后慑服了。柔软之后心比较大,也比较容易共鸣。我终于明白,人生很多事是无法掌控的─连努力也不见得行得通喔!事实上,许多东西是靠『ㄍㄧㄥ』过来,而非努力得来的。」

方念华坦承,天主教信仰对她影响甚大;「三、四年没上教堂了,但我有祈祷,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,这也是我的座右铭。无论好或坏,事情发生的当下,我不会过度让情绪上下─情绪会影响判断。即便发生不如意,事后再回头看,往往会发现,当初这样的变化是好的。」她接着笑道「其实我是个很懒散的人,暑假陪大儿子到美国看学校,回到家,我最喜欢穿睡衣躺沙发上,胡乱看电视看一整天。或许,懒散是我在工作之外,保持自我的一种方式?」

另一方面,她亦逐渐学习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取得平衡,「我常提醒自己不要贯性反应,才会变得不一样。新闻工作里有很多判断,决定上这个不上那个,回到家、面对孩子,我不再判断全然接受,只提供意见,所以我知道孩子的热情和兴趣。如果仍旧用判断的模式,只会看到我希望的样子,而非孩子真正的样貌。」

聊到今昔新闻的最大差异,方念华认为,以前的新闻是带领社会,提供资讯和知识,现在的许多新闻则是追随大众,视新闻内容为谈资;「这和社群网站的兴起不无关係,人都有被看见与被注视的渴望,50个人按讚和50万人按讚,自我感觉当然不一样。我常告诉自己,下了班,我就不再是舞台的中心,应该多做别人的啦啦队。我们一生肯定会受别人的帮忙,回馈是必须的。」

专业引发共鸣

近几年,方念华最主要、最被看见的工作,当属《Focus全球新闻》与《TVBS看板人物》。「《Focus全球新闻》已经做第三年了,常进收视排行榜。」她开心地说,「这也证明,国际新闻并非票房毒药,还是有许多人非常关注。台湾是一个外贸国家,市场和环境的变数密不可分,我们不得不关心。不过,国际新闻需要累积经验值─无论观众或我自己都是。台湾是一个没有累积的社会,只知道快速前进,情感乃至记忆,似乎什幺都可以被取代,所以台湾的国际新闻做不好。甚至于,我们对东南亚的邻居很陌生,对日本的想像很狭窄。」

她举中东的战争为例:「回教社会彷彿与我们很疏离,但中东的局势等于美国的延伸。前一阵子以巴又发生流血冲突,我选择切入的角度,是一名18岁巴勒斯坦少女拿刀刺杀以色列士兵,结果遭击毙。18岁的少女杀人,除非精神异常,放在任何一国都是震撼。我靠自己的人生经验想像观众的共鸣点,把门槛降低让大家都进入,这两、三年愈做愈有把握。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有中心思想和专业技巧,让观众有感、觉得没那幺无趣,就成功了。报国际新闻很有挑战性,我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。」

她弃广告入新闻界,一待就是近27年:以前是新闻带领社会,现在

分享人生的喜怒哀乐

《TVBS看板人物》对方念华的影响更巨大,「我发现,来宾们的成功都有一个共同点,在安逸的时刻突然走出舒适圈─没有年龄的限制,也不代表一定得做什幺不一样的事情,最重要的是心态和心境的出走,很激励人。」金钟奖亦绝非侥倖得来。怕自己準备不足,方念华访问来宾前,总是读到没有相关的资料可以读为止,难怪节目深度与广度兼具,雅俗共赏。她分享了一则有趣的小故事:「侯孝贤导演当然是一位仰之弥高的大人物。录影前,我们在电梯相遇,我坦白告诉他,我看的《刺客聂隐娘》是法语板,只能听同步口译,而我从头到尾只听懂两句,他哈哈大笑。」

杨紫琼和黄莺莺,则是令方念华至今难忘的魅力女性;「看到她们的样态,感受她们由内而外散发光亮与温暖,真的太迷人了─这样的女人很少。心湄姊也是,她很平衡,外表自然会呈现平衡的从容─演艺圈的美女多数仍在比较,处于竞争的状态之下,很难从容。我发现,美女对自己的人生有一种自主性,譬如张曼玉。许多我採访过的女星都说,张曼玉是她们心目中女神的原型,因为难以达到,所以是女神。」

至于她最想邀请的来宾,是永远的巨星林青霞,「她人生中的许多选择太精采了!」谈到林青霞,方念华顿时像个小粉丝;「我小时候做了超多她的剪报,好几大本,可惜初三早自习拿出来和同学交换的时候被老师没收了,好气人!」多年来,方念华曾透过赖声川、丁乃竺、蒋勋、龙应台等人帮忙传达意愿,可惜每次都遭受婉拒,「后来,林青霞写了一封长信给我,说还她很多地方需要反省和沉澱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人生因缘际会,有缘分的话,她将来一定答应。对了,周润发发哥,也是我超级想採访的人!」

散播光晕与热度

因为《TVBS看板人物》,方念华还与不少嘉宾成为好友,「譬如陈孙华,他是个很认真的人。田定丰和陈镇川也是,他们在节目上讲自己的挫折和软弱─内心一定很强大才愿意如此分享。碰到磁场很接近的来宾,会自然得愈走愈近,分享私密的事和生活的起伏。也有淡淡的君子之交,或许不常联络,却能用朋友的方式沟通。」

未来,她希望邀请更多有感染力的人上节目,并跳脱访谈节目的框架,用不同形式呈现;「有感染力的人不一定等于有世俗成就,但有感染力的人擅长表达,能传播更多光晕和热度。倘若有一个人,在人生的某一个点需要分辨,而我的节目能给他帮助,让他得到分辨的依据,这是很大的幸福,也是我对节目的期许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