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床崩塌危及32店‧业者恐洪水再袭促抢修

2020-07-20 阅读718 点赞510
河床崩塌危及32店‧业者恐洪水再袭促抢修(雪兰莪‧乌雪.峇冬加里8日讯)峇冬加里多个地区在週一清晨经历大水灾,导致区内最大的清真寺围墙倒塌、横跨峇冬加里河的两座吊桥遭洪水撞歪,洪水也造成河床崩塌,导致建筑在河床旁的32间商店陷入倒塌危机,若未及时抢修,业者及居民担心第二度洪水来袭时,将使情况恶化。这场毫无预警的大雨,让峇冬加里多个地区变成水乡,一些灾区水位甚至深达5呎,处于低漥的住宅惨遭“没顶”,消拯员须派出船只将受困的村民救出。水深4尺交通瘫痪另外,从峇冬加里往叻思方向,也是甘榜圣淘沙出口的主要大路积水深达4尺,导致交通一度瘫痪,直到早上11时才恢复通车。灾黎经一天时间收拾残局后,初步估计平均每户住宅损失数千令吉,而商家损失甚至高达数万令吉。朝野政党在週二派员向灾黎调查,评估灾后损失。根据本报记者探悉,数个重灾区总灾黎家庭接近千户,再加上商家,灾后损失相信高达百万令吉。《》週二重返灾区包括峇冬加里甘榜圣淘沙(Kg.Sentosa)、峇冬加里小镇乌雪县议会商店区及乌鲁音南马30英里(Batu30)住宅巡视情况。原本高达5尺的积水已消退,仅能从路旁的泥浆及居民忙着清洗的画面,揣测灾情。峇冬加里遭雨神及水魔洗劫后,随着天空开始放晴,灾黎纷纷拿出被浸坏的家当包括床褥、沙发、书本、衣服及厨房用品到户外“曝晒”,就连浸过水的房车及电器也一样忙着要做“日光浴”,希望这些物品在晒乾后仍可使用,将水患带来的亏损减至最低。几乎每户人家门前都挂满刚清洗好的衣物,还有沙发及床褥等,大家异口同声反映,屋内杂乱的情况不堪入目,不知要花多少天才能收拾乾净。在商店区,杂货商在晒米、报摊在晒浸湿的报纸及杂誌,还有裁缝店在晒拉链及胶带,摩多店还得将浸湿的车卡逐一摊开晒干。大部份业者已恢复营业,边收拾边做生意,或暂停营业打扫,损失惨重。水高3呎沖走椅子住在30英里(B a t u30)住宅花园的郭女士声称,週一凌晨4时许,她就从邻居口中获悉水患的消息。“当时大路的水高3尺,大部份的排屋都浸水,我住在较高的地方,所以逃过一劫,可是我在大路旁的摊位就没这幺幸运了。”白米油盐遭浸坏郭女士的鸡饭摊就在大路旁,但地理位置比路面低约1尺,水位相对比大路积水还要高。因为积水情况严重,她无法出门,只能在家焦急。直到早上9时许,洪水退了,她才到摊位收拾残局。“差不多有十张椅子被水沖走了,原本锁在货柜里的几桶白米、油及盐等,都被水浸坏,损失约数百令吉。”郭女士週二恢复营业,她购买新的白米煲饭,浸湿的白米则送人充作狗粮。她希望可获得赔偿,却不知该向谁申诉。杂货浸水冰箱坏了在刘女士忆述,这是她在30英里住宅花园落脚二十多年来,遭遇最严重的一次水患。她说,门前的渠沟阻塞,导致积水无法顺利排出,再加上附近有小河,所以每次豪雨后,门前都会积水,但水位最高也只是半尺,这一次却是高达3尺。“凌晨3时许下大雨,我起床检查门前的沟渠,积水情况并不严重,没想到5时许,水就浸到店里,根本来不及把杂货搬上高处,房间在较后也遭殃。”她声称无法估计亏损,许多杂货因遭水浸泡而被迫报销,冰箱也坏了,价值数千令吉的床褥及床架经洪水的“洗礼”后,无法再使用。盼布料晒乾能再用赖金兰裁缝的用线、拉链、扣子及塑胶带等全被浸湿,趁着週二烈日高照,赶紧拿到店前晒一晒,希望晒乾后还能再使用,否则损失惨重。另外,顾客送来裁剪的衣裤也被水浸湿,变得霉霉烂烂。赖金兰声称,她会替顾客把衣裤洗乾净后再归还,但担心顾客不接受,要求赔偿。她与丈夫住在峇冬加里小镇县议会的店屋22年,因知道店的位置在河边将面对水患的风险,许多人都把店后筑高,过去多年来,即便是数句钟的豪雨,大家都能侥倖逃过一劫,没想到这次却遭洪水前后“夹攻”,让大家措手不及。促挖深河床建围墙峇冬加里河多处河床出现崩塌迹象,业者促请当局儘快抢修,并挖深河床及建筑河床围墙,以一劳永逸解决水患问题。围墙倒塌的清真寺已有工作人员为此进行测量工作,相信在短期就会复工维修围墙。前年的乌雪补选,副首相在这间清真寺宣布拨款200万令吉,部份拨款是作为清真寺整修及添购灵车,其余拨款则是提昇当地的排水系统,包括提昇峇冬加里河。最近几年,峇冬加里屋业蓬勃发展,居民推测,此次水患或与屋业过度开发有关。当地居民希望有关单位可关注此事,毕竟这可是该区5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水患。洪水消退从峇冬加里通往叻思方向的主要大道,水位曾深达4尺,车子近乎没顶,让往来万挠及新古毛的交通一度瘫痪。事隔一天,洪水已退,路况恢复正常。/报导:张欣薇‧2012.05.09